快捷搜索:

欣赏【读者文摘精选100篇】

欣赏【读者文摘精选100篇】

昨日翻开《青年文摘》,又见杨绛老师的文章《读书好比“窜门”》,兴趣盎然地读完,不禁颔首叹道:“老师知我!”在欣赏老师的“窜门论”后,不禁放下刊物,眯眼遐思,四十多年来读过的书,真如老友般列队而来,有些眉眼谙熟,有些辨后惊喜,有些似觉陌生……

永世忘不了那淡淡的苦菜花喷鼻。那是冯德英的长篇小说《苦菜花》带来的感到。当时我在小学五年级。借到书后,我反复读了许多遍,然后就在上学及下学路上讲给同砚们听,好几个礼拜才讲完。最直接的益处便是总挨欺压的我,从此很少挨打了。于我而言,还有一个不能言明的秘密,便是在心里暗暗佩服作者:他多了不起啊,仅靠一个个汉字,竟能一丝不乱地把那么繁杂的工作疏解白!我要向他那样,也要算作家!从此,那淡淡的苦菜花喷鼻就久久缭绕在我的心头,几十年未曾挥散。那花朵不停在风中摇荡,将一个少年的贪图顶在花蕊上,像一个灯塔,指引着我的人生偏向。

永世忘不了那让我堕泪的《人生》。高考落榜,人生迷惘。恰在此时,读到路遥的《人生》。那是一个夏天的上午,拔地里的大年夜蒜时,汗水从发梢小溪般淌下,入土即干。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。歇气的时刻,我坐在树荫下,拿出刚借来的《人生》,于是,高加林和刘巧珍就活泼泼地走来,我陪他们一路笑,更陪他们一路哭。我跟着那只盘旋的苍鹰,看着高加林走进县城,看着他脱离了刘巧珍,又看着他黯然脱离县城,回到后进的小山村子……放下书,抬眼迷离地向无边的青纱帐望去,我像高加林一样迷惘。我不知道自己未来的人生会是如何,我会不会有一份能够热爱终身的事情,会不会有令自己心动的爱情。想这些的时刻,我就悄然默默地堕泪,那个夏天的上午,这样的一本书,将一个年轻人的泪腺之门打开了。

永世忘不了汪国真那铿锵如鼓的诗篇。我那时当夷易近办西席,教着高考补习班,挣着年不够千元的夷易近办人为,前路的迢遥迷茫无人知晓。夜深人静时,就一遍遍读汪国真的诗。“没有比脚更长的路,没有比人更高的山。”每隔一段光阴读一遍,便对人生有了一层深切的理解;“既然选择了偏向,便只顾风雨兼程。”读它的时刻,仿佛周身充溢了气力;“到远方去,到远方去,认识的地方没有景致!”这样的句子总会鼓舞民心,总会惹人把眼光投向未来。读诗的时刻,就感觉可以挺直腰板走进讲堂,就可以拨开重重的生活迷雾,就可以瞥见日渐了了的未来。

永世忘不了《平凡的天下》带给我的震撼,那是读四大年夜名著时也未曾拥有的感到。捧起厚厚的作品,整小我都沉入作者营造的天下里,于是一边堕泪,一边感叹,又一边激动,一边昂扬。读它的时刻,会感觉生活本就不会真正公道,与其怨天尤人,不如脚扎实地地珍重每一天。《平凡的天下》让我沉下心来,卖力对待每一节课,至心呵护每一个学困生,把每一天的平凡授课批改都力争变得活跃有趣。谢谢路遥用42岁的短暂人生书写的这部皇皇巨著,它使一个边远村庄子中学的青年西席感觉自己的处境还不算最坏,从而能情愿呕心沥血为教导默默奉献自己的青春年光光阴。

中年时反复涉猎了奇书《狼图腾》。作为一个文科师长教师,不敢说博览群书,终究也曾看遍了黉舍藏书楼里所有的大年夜部头作品,怎么会对这样一部书情有独钟?最初的倾情涉猎没有来由,只是爱好,爱好额伦草原的独特,爱好人狼天下的交流,爱好那些未曾经历的未知;再读《狼图腾》,便会与人生境遇相契合,探求属于人生商量的方方面面,令人吃惊的是,它总会给人超乎想象的解答;反复读过,便知如何将作者的思惟,比如对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关系的理解,穿插于所教的历史学科中,在讲到元明清时,有了新的诠释,不只突感自己上了档次,也使门生认为线人一新。一部奇书带给人的不仅是横当作岭侧成峰,更是取之不尽的深山探宝,一旦掘客开来,便会收益多多。

过了定数之年,看惯秋月东风,溘然对诗词兴趣大年夜增,一部《诗词曲律杂说》成了案头必备,隔几日草成一首古风,吟今诵古,也是乐事。不只自吟自乐,还在黉舍接收了校报,组织兴办了文学社,现学现卖,引得多少屯子子孩子也随着吟咏唐诗宋词,写些看似押韵的是非句子,虽然称不上诗词,却也能倾吐心声。除此之外,我写些小说散文,门生写些真情作文,几回再三上网投稿,竟然屡屡见诸报刊——《东风文艺》、《世界书喷鼻》有我的小文颁发,《黄龙府》、《东亚经贸新闻》常有我门生的作文刊登。我加入了长春作家协会和吉林省作家协会,还当选为农安县作家协会副主席,写作,办报,带文学社……在物欲横流的大年夜情况下,我居然心无旁骛,乐在此中,全藉书之功效。

当了三十多年西席,读了若干教授教化用书已弗成考,读了若干被人忽视的闲书也无法统计,此次捡几本书略作概述,权当梳理人生,甘苦自知。至于读了一辈子书到底劳绩若干,照样杨绛老师说得有理:“我们没有如来佛的慧眼,把人凡间几千年积累的聪明一目了然,只好记着庄子‘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’的名言……钻入书中天下,这边爬爬,那边停停,无意偶尔碰到心仪的人,听到舒服的话,或者对心上吊挂的问题偶有所得,就好比开了心窍,乐以忘言。”——如斯读书之乐,还不值得终身追求吗?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